2017年,有一部热播电视剧叫《鸡毛飞上天》,由张译、殷桃等主演,它再现了“中国小商品城”义乌改革开放30多年来曲折又辉煌的历程以及几代浙商的奋斗史。剧中主人公所参照的原型,是浙江诸暨人周晓光,其人生故事比戏里的还要传奇。

周晓光1962年出生于诸暨,17岁就开始闯荡社会,现任浙江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全国知名的企业家、杰出女性和浙商群体的代表人物。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周晓光、虞云新家族以300亿元财富排名第53位。

周晓光曾说,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主演殷桃和张译和她见过面,剧情里的很多场景都是在“新光”工厂里拍摄的。剧中除了感情戏,其他都很相似。

周晓光 图片来源:浙江电视台视频截图

2018年3月,周晓光在“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上排第26名,成为浙江女首富。

然而从白手起家的女首富到接受处罚,只用了接近两年时间。

2019年1月7日晚,ST新光披露了公司实控人周晓光夫妇以及相关人员领受监管处罚的公告,除合计罚金80万外,周晓光夫妇二人还被处以10年市场禁入。

ST新光实控人被罚10年市场禁入

根据ST新光收到的安徽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ST新光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以及为关联方提供的重大担保等情况,造成2018年中期报告存在重大遗漏。

比如,在公司实控人之一虞云新的安排下,ST新光子公司万某地产以支付股权收购款的名义,分别于2018年5月7日和15日划转共7.6亿元资金,最终划转至控股股东新光集团,由新光集团实际占用,该笔金额占ST新光2017年底浄资产的9.46%。同期,在未经债权人同意的情况下,由虞云新下达支付指令,ST新光财务总监胡华龙、监事张云先负责执行,万某地产将其应还多家公司及个人的共计6.75亿元资金直接转入新光集团,而新光集团并未向债权人归还上述款项,由其实际占用,该笔资金占公司2017年底净资产的8.41%。

周晓光 图片来源:浙江电视台视频截图

此外,ST新光于2017年12月至2018年9月期间违规为虞云新、周晓光、新光集团及新光集团子公司等关联方提供担保,担保额度/金额为29.52亿元。截至2019年5月4日,违规担保本金余额为27.52亿元等。

对于周晓光、虞云新夫妻二人直接授意、指挥并实施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并且向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隐瞒事实的情节,安徽证监局根据相关规定,责令ST新光圆成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公司实控人周晓光、虞云新夫妻二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公司胡华龙财务总监、时任公司监事张云先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对于周晓光、虞云新指使、安排新光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事项、共同借款事项等情节,安徽证监局决定对周晓光、虞云新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对二人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与此同时,在ST新光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中,新光集团存在以龚某、刘某的名义成立三只资产管理计划参与认购,但未如实披露一致行动关系及合并持股情况。对此,安徽证监局决定责令新光集团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周晓光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1月7日,ST新光董事会收到周晓光、虞云新二人的书面辞职报告,二人拟辞去公司一切职务。

1月8日,ST新光开盘不久即涨停,报2.31元,市值42亿元。但与2018年1月相比,其市值已缩水约220亿元。

新光集团一度实力雄厚

据介绍,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饰品、高端制造业、地产、互联网、金融、投资等多个行业,总资产约800亿元。

2018年9月25日,新光控股集团公告,受宏观降杠杆,银行信贷收缩、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新光控股集团流动性出现问题,15新光01公司债券应于9月25日兑付回售本金17亿元、第三个付息年度利息1.3亿元。截至本公告出具日,公司未能按时偿付本次债券到期应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

很快,评级机构联合评级宣布,将新光控股集团评级从AA+下调至CC,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联合评级称,新光控股集团“目前资金非常紧张”。联合评级将持续关注公司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资金落实情况。

2019年4月,ST新光公告,收到公司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通知,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子公司分别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

周晓光 图片来源:浙江电视台视频截图

据披露,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新光集团的总负债分别为215.37亿元、399.55亿元、448.67亿元、468.98亿元。

ST新光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新光集团2018年9月发生债务危机以来,新光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虽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

周晓光创业往事

据《环球人物》此前报道,1962年11月,周晓光出生在浙江省的一个小山村。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下面还有5个妹妹和1个弟弟。

小时候,周晓光常跟着妈妈一起到邻村“鸡毛换糖”,做一些小生意。母亲教导她:“有计划不盲目,看准机会勇敢上。”

1978年,当时读高二的周晓光为了分担家庭的重担,选择退学回家帮忙种地。1年后,看着周围人外出打工,周晓光也想去上海碰碰运气。

每天一大早,17岁的周晓光背着装满绣花样的小木箱出门,一边摆地摊一边躲着工商收费的人。一个月下来,没赚到多少钱,还成天担惊受怕,她打起了退堂鼓,回到了老家。

又过上了每天吃梅干菜、赚工分生活的周晓光,每月的工资只有18元,连自己都养不活。最终,她病倒了,休息了半年。躺在病床上,她想明白了,无论未来多苦,都要再试一试。

她先是到处学习绣花样技巧,然后找母亲要了20元钱做本金,再次踏上征程。这次的目的地是东北。

周晓光 图片来源:浙江电视台视频截图

为了省钱,她只能买最便宜的火车票,白天站在过道上,晚上躺在别人的椅子底下睡觉,一天吃一顿饭。在大兴安岭零下40度的冬天,周晓光穿着单薄的衣服,挑着100多斤的行李去做生意。那趟不到40天的“闯东北”,周晓光一共赚到了380元。

就这样,曾经只想外出碰碰运气的周晓光,开始将一家人的重担扛在肩上。

周晓光用了7年时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那几年的奔波,让周晓光对中国的饰品市场几乎了如指掌。

1985年,周晓光与同样做绣花样的虞云新结婚。婚后,两人拿出所有积蓄,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一个摊位,开始卖饰品。夫妻俩一个人到广东进货,一个人在义乌摆摊卖货。几年下来,他们在义乌最好的小区买了房子,在市中心买下门店开店铺。

当初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可周晓光心也变得更大。

1995年,周晓光拿出700万元,建起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并从夫妻俩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命名为新光饰品有限公司。起初,她只想办个200人规模的工厂,可不到2年就发展成了七八百人的规模。

1998年,新光饰品以连续翻番的速度发展,一举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每天会开发出百余款新产品,产品一投入市场,就有企业跟风仿造。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周晓光感到满足。

2000年5月,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的国际珠宝饰品展上,新光饰品的产品吸引了50多个国家的70多家客户,有些客户在展会上不能下订单,只能特地前往义乌去面谈。

此时的周晓光,又将心里的梦想蓝图绘制得更大了,要把自己的新光打造成像施华洛世奇那样的品牌。几年后,她接到了施华洛世奇水晶奥地利总部的邀请,享受到了最高的礼遇:乘坐着施华洛世奇公司派出的专机,由亚太区经理全程陪同,施华洛世奇的掌门人亲自接见。

2004年,周晓光夫妇发现,多元化经营的模式可在短时间内积累财富。他们为此确立了,公司由单一饰品经营转向多元化经营的思路,并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浙江万厦,正式跨界房地产。

2016年4月,新光集团通过借壳方圆支承,实现房地产板块上市。

从2011年开始,发行债券成了周晓光的“习惯动作”,其中很多债券都是为了“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也就是借新还旧。2018年,公司已经负债累累,可新光集团依然发行了7.1亿元规模的短期融资券“18新光CP001”,用于偿还“17新光CP001”本息。

就在新光集团债务暴雷之前一个月,ST新光还准备收购港股的风力发电传动设备的供应商中国传动部分股权,这笔收购至少需要83亿元。可当时,ST新光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2.14亿元。为了解决收购资金,ST新光选择向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借款50亿元。当时,周晓光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说:“对新光圆成的50亿元借款会如期借,到期的债券等资金都会按期偿还。”

可结果并不像她承诺的那样。

2019年8月,新光集团召开新光饰品“绝地反击、从我做起”誓师大会。

会上,周晓光把这次会议比作红军长征之遵义会议,期望借由本次会议及其后的一系列动作,系统解决新光饰品二次创业的路线方针问题、组织架构问题、战略战术问题,最终取得这场“生死之战”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