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正式赴美,与美方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贸易形势取得更多进展,市场对于中美即将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预期利好,推升人民币汇率。

  1月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破6.9关口,一度飙升300点,重回6.80时代。从去年12月3日起,市场传出中美有望达步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开启了一路飙升模式。

  从2019年12月3日这一天开始的28个交易日内,人民币汇率从最低点7.0733,一路攀升,到1月13日最高点达到6.8856,一度飙升1877个基点。在去年12月份人民币汇率逐步攀升的过程,也是外资机构对人民币债券不断加仓的过程。

  据中国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2月境外机构净增持人民币债券827亿元,不但终结此前连续两个月的减持趋势,且单月增持量创下过去半年以来的最高值。显然,此前因汇率贬值而沉寂的人民币国债投资需求,再度被激发了。而与此同时,自去年10月初以来,北上资金已连续14周净流入A股,创互联互通机制开通以来的纪录。 人民币在岸和离岸价格均突破6.9,重回6.80时代

  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的第一天。人民币汇率市场受到明显提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破6.9关口。截止北京时间16:45,人民币兑美元报在6.8872,上涨305基点。这也是自去年8月份人民币下破7以来首次。

  同样在离岸人民币市场上,人民币也出现大幅攀升。但是相对在岸价格来说,涨幅偏弱,幅度在211个基点。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提振信心,28天暴涨近1900点

  毫无疑问,贸易形势转暖是人民币上涨的一大支撑因素。

  在去年12月中美初步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当天就跳涨超过1000点,升破7。之后人民币波动中枢明显上移,大多数时间保持在6.9一线。

  随着1月13日刘鹤正式赴美,贸易形势取得更多进展,市场对于中美即将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预期仍有利于推升人民币汇率。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上涨,突破6.9关口。除此之外,临近春节,企业迎来结汇高峰,人民币汇率也往往出现季节性上升。

  统计显示,从2019年12月3日起的28个交易日内,人民币汇率从最低点7.0733,一路攀升,到1月13日最高点达到6.8856,一度飙升1877点。

  在2019年12月3日、4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等外电分别援引权威消息来源披露,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已加入中美贸易谈判,且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会谈。这是特朗普渴望尽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最真实、最强烈的信号,也是最振奋人心的信号。 去年12月份外资大举进场债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2月份人民币汇率逐步攀升的过程,也是外资机构对人民币债券不断加仓的过程。

  据中国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2月境外机构净增持人民币债券827亿元,不但终结此前连续两个月的减持趋势,且单月增持量创下过去半年以来的最高值。显然,此前因汇率贬值而沉寂的人民币国债投资需求,再度被激发了。

  不过,统计也显示,尽管12月份当月外资加仓债券动作明显,但是在整个2019年,由于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加大,外资净增持规模出现了大幅下滑。根据中债登与上清所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末,境外机构共持有人民币债券21876亿元,2019年累计增持人民币债券4578亿元,增持规模低于去年全年,同比减少21.4%。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外资日益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重要角色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的稳定预期与否,对于外资投资人民币资产的仍然是一大考虑因素。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债券市场的国际资本流入可能出现波动,流入规模可能低于预期。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处于回落趋势。

  历史数据显示,中美国债利差与债券市场国际资本流入存在正相关关系。例如,2019年第一季度,中美10年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平均为48个基点,第二季度上升到96个基点。同期境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的规模由1072亿上升到1952亿人民币,上升82%。但目前来看,中美10年国债利差已呈回落趋势,利差收窄预示流入规模的回落。 北上资金继续强力扫货,再度买出新纪录

  在人民币汇率趋稳预期下,北上资金对A股继续保持了强力扫货的姿态。

  统计显示,自去年10月初以来,北上资金已连续14周净流入A股,创互联互通机制开通以来的纪录。在66个交易日里,仅有6个交易日陆股通出现净卖出,上述66个交易日累计净买入额高达2074.94亿元。

  1月13日,北上资金再度净买入77.11亿元。2020年元旦以后短短8个交易日,陆股通资金已经累计净买入420.1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