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四,A股下跌,上证综指跌1.72%至3223.18点,深主板、中小、创三综指分别下跌2.46%、2.12%、3.12%,科创50股指下跌2.03%。

  权重股中保险仍相对强势,但银行、证券表现平平,这仅使沪指跌幅略小于其余股指。创业板跌幅最大,之前停牌放出的“妖股”豫金刚石(5.450-0.26-4.55%)(维权)长方集团(5.250-0.07-1.32%)跌幅较大,加上之前许多强势股补跌,故创业板表现较弱。

  绩差股相关消息偏淡,估计未来一段时间恶炒绩差股风险将进一步收敛。近期管理层不断通过各种场合解释“不干预与零容忍”的辨证关系,看得懂的人自然能懂,看不懂的人也只能等着被割。

  周三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提及A股,其中说道: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近期大盘股扩容消息较多,不排除部分投资者预防性减仓的可能,买盘也可能因此而相对退缩。周五金龙鱼就将发行,融资100多亿元。10月份另有北元集团厦门银行发行,融资可能高达几百亿元的蚂蚁集团也可能在10月份发行。

  隔夜美股再度大跌,这与周四A股杀跌的关联也极大,至少诱发了港股通资金短线卖出A股。北上资金周三净减持121.68亿元,连续第四天流出,且单日流出额为近两个月来最大。

  虽说北上资金短线减仓绝对值相对有限,但一是北上资金有风向标作用,对内资动向其实也有引导作用;二是A股本就欠缺成交,买与卖的单子均很少,故当某一方力量忽然壮大时,多空平衡就极易被打破。

  北上资金介入占比显著加大后,A股节前更易受困扰。以美股为首的外盘向来没较长休市时间,通常休一天就很难得了,撑死休一天半,基本上见不到连休两天,所以北上资金不太适应我们A股这种休市规则,当可理解。

  欧美股市杀跌主要与疫情第二波来袭相关,因这打消了市场对经济短期内回升的预期。欧美非但疫情反复,而且疫苗消息暂时也不太有利,这种情况下投资者肯定会比较沮丧。

  本周五申购科创50ETF的资金解冻,这部分资金能流入A股的比例可能有限,故周五A股能否止跌,取决于外盘后续表现及北上资金是否继续减仓。

  个人觉得节前A股大概率以弱势震荡为主,上涨暂时比较困难。不过,如果央行在释出跨越长假资金时能够更激进些,这种情况下大盘才可能涨得多些。

  节后市场将炒作三季度报表,那些没有明显季节性的公司如果环比增速有所放缓,通常就极难表现。一般来说,投资者应尽可能持有三季度报表增速加快的品种。

  若笼统地说布局品种方面,个人相信资金抱团仍是个大趋势,顶多这个“团”的体积时大时小而已,很少有散尽的案例,除非那些“杀逻辑”的品种。因此,我相信抱团品种可能仍是相对较好的筹码。当然,投资者最好不要去参与那些“一点也不肯调整”的品种,一般应在其调整一程后才可结合基本面介入。

  有些投资者偏爱弱势的滞涨蓝筹,这也是可以的,毕竟拿着不太慌,只是操作这类个股不能有太高预期,涨一些后就可考虑逢高减持,或考虑换另一滞涨蓝筹品种。

  股市是个讲“风险收益比”的地方,既然滞涨蓝筹较令人安心,那么多半涨幅也会有限,股市通常不会有单方面的便宜可占,风险与机会通常是匹配的。